罗隶访谈:创造这个时代“温度”的意义和价值

时间:2018-07-27 15:39:35 | 来源:新浪收藏

资讯>观点>

从八十年代至今艺术家罗隶一直从事当代艺术研究,艺术家思想敏锐,追求崇尚精神价值理念,对当代艺术有着独特的见解与认知。作品多关注人的精神世界与人的存在状态。

艺术家罗隶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末的作品多运用表现主义创作风格。代表作品有《上下左右的人》、《头部》与《这些人》系列作品。

进入二十一世纪,罗隶通过装置结合人体与拍摄等综合手段开始研究影像艺术。代表作品《有意无意》与《痕迹》系列作品。

2012年至今罗隶坚持研究新媒体艺术并同时创作作品《温度》系列。艺术家利用各种可为创作所为的一切可能性元素,通过新媒体手段自由综合运用多种艺术形式进行创作。多角度、多视角表达人与自然的关系,全方位阐释艺术家的艺术思想观念。艺术家全新的创作理念具有非常高的当代性与艺术价值。

艺术家罗隶十年磨一剑的作品创作主线有两条,一条是人性的“温度”,另一条是“自然的温度”,通过这两条主线构建起人性审视的维度,也是罗隶作品如火山爆发似的揭开与社会现实互动的深深的口子,让更多人意识到人性的深处觉醒与对个体生命的关照。这也是“新罗隶时代”,观者可以从罗隶的作品中,找到“艺术何为”的时代答案。

温度就是一个人的质量和思想

记者:近些年你创作的作品非常丰富,和之前作品的创作观念也有了明显的差异,如何看这种变化?

罗隶:变化就是改变。就是对我艺术方向的修正。2012年我放弃了早期的创作方式,放弃影像拍摄与架上绘画。运用新媒体技术手段创作作品,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挑战。运用新媒体技术创作,完全出于我对它的好奇,我认为它更符合时代潮流,更有时代感,它变化多端的技术运用手段更能满足我内心的创作意图,我发现它的背后隐藏着无限的可能性。一切有利于我创作的元素我都可以通过新媒体技术去表达我的艺术观念,它与架上绘画有着本质的区别。近几年创作的作品就是我艺术观念全面改变的结果。在艺术观念上从来我没有想局限自己,一层不变不是我对艺术的状态。变化应该是我对新艺术理念的追求。

记者:关键就是现在你的技术可以让你实现你的思想,你的这个阶段到了,它其实是把你的创作的大闸门给打开了。

罗隶:确实是这样,通过几年的研究,我对创作作品的方法与手段非常清楚,同时也形成了我自己的艺术风格,的确是有开了光的那种感觉。在近八年的时间里,大量的时间都用于创作,感觉每天都在创作的状态中,思考创作中发现的问题,为达到对作品画面的肯定。创作时常常是在肯定否定,反反复复状态中。感觉每个时刻我都在与我的作品拥抱。

记者:创作变化背后有什么观念线索吗?

罗隶:艺术家思想观念的形成离不开时代发展与社会文化的大背景。艺术家生活在社会之中,社会文化将对艺术家的创作观念起到最直接的影响。人的精神图像与人与自然关系是我坚持创作的主题,通过创作讨论研究人与人的存在关系,人与社会之间的复杂性,人的存在处境与人的精神表情状态,人所存在的自然环境与人的存在关系。在矛盾复杂的不同场景中感受生命温度。对于艺术观念的思考我认为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过程。我2012年艺术转型,在这个时间点开始,对于我有着特殊的意义,在这之前有改变的矛盾与痛苦,有很多需要我再思考问题,因为转变是需要勇气的,要打破很多脑子里面原有的那种感觉与状态,建立新的艺术理念是很痛苦的,有时候不规则的,弯曲的东西还要自己动手毫无保留的要把它们锯掉。留着有利于艺术进步的东西。我一直喜欢行走在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上。

记者:艺术家创作的一批批作品背后隐匿的线索是,观念的塑造以及独特的文化内涵表达。每位有张力的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就是文化创造的一个缩影,要把它创作出来,表述出来。好的艺术家需要表述,通过表述才会变得强大。

罗隶:你说的我很赞同,现代社会发展变化的太快,快速的节奏使得人的生活也变得马不停蹄,疲惫的存在感,烦躁的价值观便由此而产生,这样的生活状态直接影响人们的内心期待。这就是社会问题,社会场景,也是我说的人的精神图像。我是一个很慢的人,但我的思想里更多的存在是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然的问题。坚持独立的艺术创作态度,对于艺术家当然作品最重要。我更多作品就是我对于这一切的表达。作品背后有大量可以传递的信息,创作的作品。对我个人来说,就是生命体验,活着的感觉。一个人活着的存在。

记者:一个人活的感觉,就是一个时代的最好的体温,你说集体体温有什么意义?那不就是个洗脑的东西吗?因为你有个人东西这个时代才丰富,我们要搞的生产都是集体回忆,没有个人,个人才是重要的,就是一个文化含金量。

罗隶:是的,你所说的有些问题我很清楚,因为当代很多人都是在正常的体温中活着,高烧的人群还是少数。药吃多了要么变痴,要么死掉,要么就学会听话,保持正常体温37度,是最安全的活法。

记者:这些作品都是数码输出吗?

罗隶:现在输出也是一种潮流。对于当代艺术运用什么媒介并不重要,关键是艺术家的创作思想观念是否通过作品体现出来,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当然现在输出也是艺术家呈现作品的理想方式,是信息时代和科技时代的产物。对我来说它非常完美呈现了我的艺术世界。

记者:能否具体谈谈你对外界信息的感知?

罗隶:进入21世纪,感觉人们就生活在信息世界之中,乐此不彼。无论你是否接受它,每天每日大量的信息都会堵塞你的大脑,成为了人们精神世界一份不可缺少的重要礼物。我没有微信微博,我是乎还生活在上个世纪。我喜欢观看信息满天飞的社会大风景。在大的场景中自然有我需要的进入我的视线。对于我来说布天盖地的信息也是一道不错的社会文化景观。

记者:你认为自己的作品有什么明显的特点?

罗隶:开放多元、自由松散、形式丰富、语言独特,运用红黄蓝黑白灰涂抹存在温度。我所有作品都是时间沉淀出来的。

记者:你的作品当中有一个系列命名为“自然的温度”,你是如何思考的?

罗隶:人与自然的关系一直是我创作的主题。自然与生命存在息息相关。多彩变化的自然无私而神秘的氛围背后,让我感受到自然对于生命存在的意义。在繁杂多变的自然世界中行走、自然总会给予存在无限的力量,我把我对于自然的这种感受转化我创作的欲望,释放我对自然的热爱与敬畏。通过命名自然的温度,运用丰富明亮的色彩,细微精致的艺术形式提炼出一种新的自然的美学感受,给人们一种全新的视角观看自然,体验感受自然温度。

记者: 这个状态非常好,也很幸福,现在是目前最好的一个阶段。就是现在的艺术,它没有年龄,只有思想的强度,只有你如何把时代的那种跟个人的那种敏感度呈现出来,这是第一位的意识。

罗隶:生活就是感受,觉得还是要有质量。对于一个人来说,一生的存在感受,其实很重要,对于存在,人还是放松点更好。活着的状态就是一个存在的智慧。其实我是一个很慢的人,但我喜欢讨论研究我创作中的问题。因为时代,整个大的世界环境都在变化,作为个体有的时候面对问题还是要理性冷静,这个时期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我可能是属于那种感性型的人,我对于我一些思考的问题,我会解慢慢开一些我所需要的东西。

记者:具体谈谈你的状态是如何的?

罗隶:我一直保持松散的自由状态,这也是我的生活理念。时常和朋友打牌聊天喝咖啡,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关系,我觉得很有意思。更多时间在研究我的艺术问题。几年过来我做了大量的实验性的作品,花了很多时间与费用,研究作品。在创作中有很多东西要把它呈现出来,要去分析思考那个感觉是否是能最大限度的呈现。我创作的每幅作品,我对它的感知与感受必须要达到最高的那个燃点,最高的那个温度。因为在这之前,很多的感觉 它达不到我对创作的要求。很多的想法它总是欠缺,始终就是停留在那个地方,内心的感觉总不能到达那个燃点,这个时期对于我来说真正感受了不同温度的意义,然而,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量与质的关系,当欲望的突然发现,让温度提升,期待的感觉在靠近,靠近内心那个燃点。兴奋的状态就像弹簧一样,忽上忽下的跳动,就始终在这个感觉里面,始终在这样的一个跳动的感受里,心脏一样的跳动,它就在那个地方,在跳动着。不一样的存在,生命里面的东西,存在的温度。可以说,我的生活就是在寻找中创造艺术,寻找的过程就是我的生活状态,

性感就是精神里面不断的滋生出来的东西

记者:你的作品展示了很多可能性的探索,甚至强调一个创作过程的“性感”状态与润滑的感觉?

罗隶:我非常喜欢可能性这个三个字。 可能性是事物发展不可预知与一个人向前行走的动力,是希望前进的动力,人在这个感觉里面其实很有意思,这个感觉就是期待可能呈现,希望期待欲望交织在一起,在这种不断变化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可选择的方向,它会很刺激。这种刺激让人处于兴奋的状态,性感的状态,它就像是加速机器运转的润滑剂。在我的创作中可能性是我必须要面对的选择。要达到理想的作品要求,就需要在那个状态中,需要长期留住保持动力的润滑,我始终认为人的存在需要拥有不断的被向前推动前进的感觉。

记者:你是通过这样的一个作品,让更多人、社会能够提供这样的一个生命思考,需要一种润滑,非常好。再谈谈你理解的“性感”?

罗隶:对于当代社会,性感变得很表面,可以说已成为大众文化消费的一部分,茶余饭后的闲聊。我所理解的是它背后被忽略的存在。我说的性感超越了表面的感受意义。性感是精神里面不断滋生出来的。只有精神感受到才会不断的贴近你的内心感觉。我理解的不是社会那个普遍的认知。我已经不在那种感知里面。从另一个角度同样找到支撑,这就是润滑剂。另外一种声音,性感是精神的,性感是一切又不是,是能看得见又看不见的存在。存在需要性感,因为它使生命丰富,它就是一切存在的润滑剂,改变生命状态的存在,对于每一个存在,性感是需要每一个生命创造出来的。

记者:在创作过程中,你如何处理你想要的素材,以及如何把握创作的推进过程?

罗隶:2012年开始我研究新媒体艺术,在创作上我利用一切可能有利于表达实现我创作思想理念的元素。很多都是我早期创作的大量影像资料与装置图片资料。这些资料对于我的创作有很重要的意义,多年来创作是我对生命存在的一种态度,精神的泉眼。创作过程感觉是人的精神状态由高温转变为温低,在由低温转化为高温反反复复的过程,复杂的存在被导入一个新世界,一个不一样的有温度的存在。我这么多年创作都是在关注一个人,一个大写的人。一个一直出现在我存在中的人,她一直吸引我的思考。我把这些感受都注入了我的内心。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持续创作温度系列作品理由,在作品创作过程中,我需要对创作元素不断的理解分析,比如对于不同的姿态、不同的表情理解分析。在我的感受中这些存在状态一直都在变化,变化过程, 折射反映了人的内心世界与复杂社会的关系,也是人的文化思想情感在变化过程中的直接反射。创作中我始终关注思考变化。观察这个过程,慢慢接近理解这个过程,感受这个过程,因为我是面对一个生命。一个有温度的存在,我把它看做是一个活着的生命状态。我觉得我的创作过程就是感受存在温度意义的过程,是存在温度给予生命带来的意义过程。

人性,对于一个生命本身来就是最高级的东西

记者:你的很多作品都极致的呈现了一些令人产生不同想法的局部空间?

罗隶:的确,我很多作品都是局部地体现完成。我觉得局部也是一种完整。这样的方式符合我的思考,它更有利我表达我对于作品意义的态度,我每一件作品都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定格,人的精神存在留下的痕迹。对于作品,不同人的理解,不同角度的解读应该是每一个的对于存在意义不同感受,当然个人文化,个人对社会的认识同样决定了她们的判断。我并不想把作品固定在一个意义中。我更希望人们对于我的温度系列它展开讨论。存在需要表达,无论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社会要有发声的空间氛围。百花齐放的意义应当就是有不一样的观点态度。这也是人的精神需求,觉得活着要有不同的空间,所有的人都可以进入这个感觉,进入自己选择的存在。 

记者:比如这幅舌头作品呢(《温度》RX系列362)?

罗隶:大面积的不同色调红布满画面,深沉的墨绿色不规则的散落其中,像是在告诫暗示危险的到来,人性的温度并不像布满画面的红,热烈似火。这幅作品就是生命状态的一种表现,很美丽的危险呈现,享受这个感觉。在个人与社会文化之间,我们可以探讨些事情。就是人性里面的很多东西,什么是人性?我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可以说有答案的是真善美、假丑恶,它就是文化给予存在社会的一个定论。对于人性的理解,我觉得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自己的回答。  

记者:所以说你是比较坚信这个人性可以成为你艺术创作的生命要抵达的高点。

罗隶:对,这是我坚持要行走的方向。我觉得这对于一个生命本身来说也是最高级的东西。对于我个人来说,人活着最应该关注的就是人本身,这是第一。

记者:是不是中国人的这种人际关系,对你创作这种复杂、阴暗面的作品有关系?

罗隶:不完全是,我也不同意你说阴暗。我更希望人存在的愉悦,有温度的存在。了解社会,认知社会以及人与人的存在关系都是我创作的背景。没有针对性的文化思考,就不可能创作作品。在你认知关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社会文化就紧密的与你的存在结合在一起,其实关注社会就是关注人本身的一些问题。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面对自己的问题,其实艺术家真正做的就是把思考的问题综合转化为创作作品的呈现,今天的世界一切都在变化中。我始终站在我个人的角度看外面的世界,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的艺术观念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提炼出来,我的感受,就是我的温度存在的体现。 

每个人都要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你的温度是什么

记者:感觉你和十年前有很大变化,之前你和外界交流比较少,一直坚持自己的表达和生活方式,但是现在有了变化,能否谈谈这种变化的心路历程?

罗隶:变化肯定是有,我从八十年代到现在,对艺术的理解感觉和艺术创作方面肯定是有变化的,没变化,我不会做到现在的状态。其实那个时代年轻比较冲动有激情,但现在的我同样有冲动有激情,这种激情,就是精神性,没有精神就没办法存在。对于艺术家来说精神性是最重要的。但是那个时候思考不一样,可能更叛逆,更大胆。和传统文化的那种关系,可能是格格不入的那种感受。是在那个状态里面,我很崇尚自由表达,我始终这样思想,独立行走。你说不受外界影响,那不可能,西方文化影响是毫无疑问,它是存在的,这个是现象。包括现在同样也是,就是思想的变化和对世界认知的一种改变。对物质,对人,对世界感受的一种改变。当你看到还有不同的世界存在,你会发现不同的精神存在。这个东西就是人的精神存在需要的营养,这个养料,必须要自己长期的一个积累和积淀。它会让思想不断的完善变得有厚度有温度,对艺术的发展方向,对存在生活的理解,对世界文化对不同的思想的认知以后,你会总结个体,寻找新的更好更高的一种发展状态对于艺术家来说就是变化,但更重要是如何去创造你的世界,如何把你的思想艺术观念呈现出来。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其实就是像筛子一样不断去筛自己思考的东西。到最后,这个东西就是变化的路程,就是真正呈现出来的艺术。 

记者:你提到你作品的人性的“温度”和“自然的温度”,我想问的是,到底几度,才是你想要的?

罗隶:温度是调节维护生命存在的根本,是人的精神养料。你问的问题很有意思。因为度这个东西是把握存在的一种感觉,经常问自己存在是几度温度的问题,这是一件好事情。因为你关注了你的存在,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存在需要环境,需要色彩空间......不断的有这种感觉的话,存在便会富有意义,会让自己变得更加智慧。 你问我的问题我感觉已经超越了正常体温,37度。 

记者:这是不是可以说,这是“新罗隶时代”?

罗隶:其实我真的没有刻意去想一些词汇,我的作品里面可以寻找到答案。但是这个答案我更希望观者自己去感知的,从个体来说,我并不愿意说那么多。有一些东西你感知到的那个感觉更高级。你说的清楚了,反而感觉那个东西就不在了,我的思考里面有很多抽象的人性的那种感觉,就像早前我创作的作品《有意无意》的那种感觉,其实就不想给它一个定论,但是我现在把作品命名,人性温度和自然温度,这个温度同样也没有定论,对于我个人来说。但对于观者来说,这个温度究竟是什么?是要去回答的。观者要去回答,我觉得这个感觉更有意思。但是我相信我的作品会提供给人精神温度,这个温度,可能是美妙的春天,可能是令人沮丧烈日的夏季。无论是快乐还是忧伤。我觉得这些状态都是人性温度存在的真实表现。我需要更多人思考这些。真情的面对人性的自然流露,可能会让人变得更坦然。这也许是我创作温度作品的价值所在。

凡注明 “365娱乐平台”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365娱乐平台”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365娱乐平台,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